蜡烛燃烧是会产生二氧化碳的好吗,哥本哈根开始改造交通信号灯了

图片 1

上海的灯光夜景非常美,像一颗璀璨的东方明珠,散发着这座国际性大都市独有的魅力。现任上海市生态文化协会副秘书长的郭骅可以说就是这座大都市美丽蜕变的亲历者和构建师,从1996开始,其协调组织上海市各大城市景观灯光工程建设,如东方明珠电视塔,南京路步行街和外滩万国建筑群的景观灯光改造,组织了2001年APEC、2006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等景观灯光工程建设与大型动态景观灯光表演等工作。

首先,作为一款LED灯,厂商在推出这一产品的时候,打出的旗号是生态环保。这是因为,这款名为lumirC的产品从设计上来说,就没有任何的外接电源。

以自行车文化出名的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在2009年曾立下了一个很大的目标:2025年前变成零碳排放(carbon
neutral)的城市,为此,这座城市大力推广公共交通和自行车通勤。而在近期,为了进一步提高城市交通的效率,哥本哈根开始改造交通信号灯了。

那么,在上海的灯光建设历程中,给其他城市带来了哪些借鉴和参考?而当今的城市景观照明建设需要做哪些转变?笔者采访了上海市生态文化协会副秘书长郭骅,用灯光讲述上海的变迁,讲述未来城市景观照明的发展方向。

也就是说,这是一款无法被直接充电的设备。然而,大概也只有厂商会认为这么做可以省电。因为如果你想使用它的话,就需要在底部点燃一个蜡烛,然后通过烛火产生的热量,使lumirC内置的热电装置自行发电。然后,通过底部烛光+顶部LED灯的形式进行照明。

这个名为智能交通系统(ITS)行动方案在去年2月份被市议会通过,哥本哈根计划投资6000万克朗(大约是4600万人民币)建造380个“智慧交通信号灯”,希望用这些新的信号灯来获取实时路况信息,并据此调整信号灯以提升交通效率。

景观照明下一个方向:区域功能特点与活动演示技术相结合

拜托,大哥,难道蜡烛不要钱的吗!而且以这款LED灯的设计,基本上底部也就只能用这种圆形的小蜡烛了,而这种蜡烛卖的很贵的好吗!换句话说,别人充一次电才花几毛钱,你这同样时间消耗的蜡烛的价格远远超过这个了好吗!还有,环保?九年级化学的实验当中就有了:蜡烛燃烧是会产生二氧化碳的好吗!这样看来还不如用电呢。

具体来说,这些新的信号灯有了一些新的装备,例如66个摄像头、蓝牙传感器等,可以监测道路上的车辆、行人的数量,以及相应的区域范围。

笔者:在您看来,上海的景观灯光建设历程中,给其他城市带来了哪些借鉴和参考?

其次,厂商在进行宣传的时候还打出了情怀牌,表示这是一款很有情调的设备。这不仅令小编对自己的审美产生了怀疑,一个顶部亮灯的水壶,顶多底下带个蜡烛,小编实在无法理解情调在哪里。要找情调还不如直接烛光晚餐走起来的更浪漫呢!

例如,可以用摄像头监测机摩托车等机动车辆的数量,并定位装有GPS定位的公共汽车,如果公交车晚点严重还能调整相应的绿灯时长。此外,这些智能信号灯还能靠蓝牙探测到行人所带智能手机的信号,进而判断其数量。2014年他们曾在球赛后测试过一次,拥堵时间从40分钟减半了。

郭骅:现在搞城市景观灯光,与90年代初的后十年建设城市景观灯光时所用的光源和控制已经完全不一样。当时是从亮化、吸引人气和提高城市知名度来建设城市景观灯光,控制主要也是以开启与关闭为主要功能的。随着十多年的发展,城市景观灯光达到一定需求量后,形式上,也从原来单一的气体放电灯到现在大规模的LED光源和激光、投影等声光结合的形光态转变。上海市20多年的城市景观建设给其他城市带来的借鉴和参考,我觉得当前主要做好两点:1、是景观照明建设还是要与城市(区域)经济发展GDP水平和功能定位紧密结合;2、是具体实施中要与城市景观照明建设的载体以及载体本身的性质吻合,要充分体现建筑设计师对建筑设计的寓意。这样才能取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即使是这样一款设备,居然还要卖到59美元!

根据计划,哥本哈根希望在今年底前将公共汽车的行驶时间减少5%-20%。已经在哥本哈根郊外的渥尔比(Valby)进行的测试结果显示,这个新设备已经能让公共汽车在高峰时段省下最多2分钟。

笔者:就整体而言,现在中国的城市景观照明在全世界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国外哪些成功的经验可以值得借鉴?

这项计划是哥本哈根在提升高效绿色的出行上做的最新的努力。在这座城市中,40%的人们上下班通勤都是靠自行车,他们还有专用的车道,能在天桥上行驶。

郭骅:不少城市都把景观灯光看成是城市的名片。中国特点是搞景观灯光城市或区域大大小小不计期数。其实中国的城市景观照明技术水平在世界上是不低的。上海市还曾经担任过LUCI(国际灯光城市协会)技术与发展委员会主任城市。但是,我在参加国家卫生城市技术评估时,确也看到一些城市过度重视建设数量,疏于技术和标准控制,忽视设置安全,以致光污染严重,给生产生活带来影响。要促经济发展特别是旅游经济的发展,也许数量少点,技术标准控制严点,景观效果会更好点。比如,法国在重大活动时重点建设埃菲尔铁塔及其周边的地区,澳大利亚也是在悉尼歌剧及其附近区域,给大家留下深刻记。

为了增进自行车的效率,城市路面建有绿波信号灯,如果地面的绿灯熄灭,骑行者就知道为了赶上前方的绿灯需要加快速度了。

和谐发展是将可进行演示功能光源和有特点的区域结合起来,在一些标志性的建构筑物或特定功能区域,利用新光源和新技术不断地提升水平,给人们有常看常新的感觉,可能要比大规模地进行城市景观照明效果要好。

笔者:城市夜景照明建设如何凸显时代性和城市独有的历史文化特点?

郭骅:我觉得在建设中要充分考虑载体要素,城市的文化是有底蕴的,有几十年上百年的城市文化底蕴,建筑的发展也是中国历史渊远流长发展的结果,历史比较悠久,特点也比较明显。而好的城市照明设计方案在建筑和文化的中间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灯光其实也是一种语言,好的城市照明设计,可以用灯光语言诉说这座城市的文化和建筑特色,如何把城市照明设计做到好呢?每个城市的案例不一样,区域功能的特点、城市经济发展的特点和建筑文化的特点也不一样,城市景观照明要把这三个特点整合起来,和当地的区域城市文明要求,和广大市民的喜好要整合一起,这个是一个比较专业的工作。要照明设计师、建筑形态设计师互相我中有你。所以城市照明设计也是个集文化,技术,建筑、光源四个特点整合在一起的体现。更多地是体现在照明设计师对照明设计理念的把握和光源的应用,照度的控制。

笔者:您认为城市照明对一座城市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起到怎样的作用?如何利用城市照明进行旅游升级?

郭骅:如果城市景观照明能够跟城市的经济发展和载体紧密结合,对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特别是促进旅游业的发展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广大市民看到城市繁华景象,对凝聚人气,提高精神文明生态文化的水平也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现在城市景观灯光应该从哪几个方面去促进旅游经济发展呢?除了一些标志性建构筑物外,我觉得应该是一次投资,多次使用,并且能够聚集人气、有各种演示功能的景观照明与重大节日节庆结合一起,包括城市景观灯光利用特定的载体和特定节日或特定的活动结合一起,可能这就是我们下一步城市景观灯光的一种要求或者方向。

123>

从追求数量到追求质量转变 发展低碳照明

笔者:过去跟现在对城市景观照明的建设有什么不同?

郭骅:现在和初创时期相比,首先是光源不一样,之前基本是气体放电灯,现在大多是用LED光源;另外,要求也不一样,原来是打造热闹景象,体现简单的繁华,现在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这种简单的繁华不一定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第三,从城市的生态文明来说,生态文化建设和城市文明建设要求景观照明不宜过度大规模进行,特别是有着特殊功能的照明,如俗称媒体照明,也就是在玻璃幕墙建筑上设置LED光源。玻璃幕墙搞景观照明,多少年来专家们一直在研究,目前还没有好的方法。现在用最简单的方法在上面装一个个LED模块,形成屏幕墙,上上下下的闪动也来称景观照明。这个既没有任何涵义,又会产生严重光污染,我觉得是不提倡的。

笔者:在很长的时间里,人们追求城市夜景要亮起来,现在有人提倡城市夜景要暗下去,您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转变?这种转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郭骅:过去追求的是量,说是景观灯光路线有多少公里。但随着我们十几年城市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文化的发展,各方面都提高了,尤其是老百姓与广大市民对亮化的要求发生了改变,他们不是要看这种简单的灯饰,他们要看建筑的形态,他们要看体现高新技术的手段,我们工作也要与时俱进,不能把十几年前做过的工作再简单的重复。这不是城市暗下去,而要建设低碳照明。整个环境照度低了,低碳照明更能彰显建构筑物的魅力,既满足景观照明的需求,促进旅游经济的发展,又实现低碳环保节能。

最近上海市生态文化协会根据国家低碳照明研究中心要求也在上海选择有条件的地区筹建国家低碳照明的示范基地,做好样板不断推进低碳照明工作。城市景观照明发展本身也是从有到无,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是一样的属性。总结以往数量的发展,探索今后质量的提高。

笔者:随着智慧城市概念的日趋深入,那么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空间地理信息,照明在里面能做些什么呢?您认为如何通过控制系统实现城市景观的物联,提高城市管理智慧?

郭骅: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理念,如何利用大数据,利用物联网来进行智慧城市管理呢?应该说,这项工作确确实实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因为半导体光源出现以后,利用计算机系统和半导体光源的结合,使半导体光源得到充分合理的应用,并且这种半导体光源又能发挥他特有的功能。半导体光源特点就是利用大数据控制照度和亮度的变化,还有色彩的变化。

我们现在大部分只是利用了LED展示型色彩的变化,而现在我们需要把这种展示型色彩的变化转变为功能型色彩变化。用功能性的色彩来宣传或者表示一个特定的工作内容,比如天气、向市民的告示灯。这是城市景观灯光在特定的载体上,用色彩的变化来作为一种语言,对市民传达一些信息,这些功能没有任何技术困难,也是市民乐以看到的。

笔者:关于智慧城市,照明能参与其中的成分有多大?

郭骅:智慧城市,照明参与的渠道还是很多,尤其是LED光源的应用起来后,可以更好地参与到城市的智慧照明中。比如在环境照度很亮的地方,我们可以通过智慧城市的云计算,在环境照度高的地方,把城市照明的亮度调低一些,反之,则调高一些。这样既可以省电,又可以实现远程控制。很多的案例都可以把类似功能要素统一应用,实现联动控制。

3>

景观照明要做抓规范 而不是讲规划

笔者:在城市景观灯光规划中,应注意哪些问题?城市照明如何更好地融合到整体城市生态系统的建设中?

郭骅:我的观点是,城市景观灯光是整个城市发展规划或城市发展的延伸和补充,没有一个城市通过景观灯光的规划来发展,他一定是先有建筑,再有功能,然后政府再把它规范起来,所以在政府层面,与其说景观规划还不如说是景观灯光规范要来得合适,因为城市景观本身是取悦于广大市民的一种表现手段,不是规划的理念。

我们有一个环境装饰照明的标准,所谓规范就是根据公共区域的特点,将环境的照度控制在一定合理的范围内,比如在步行街、商业街,就把亮度提高上去;如果是优雅的散步道,居民住宅区绿色通道,就要把亮度降低到合适的照度。

笔者:近年来,在建筑领域,日渐兴起一种新的业态媒体建筑。您如何看待媒体建筑的发展?它对一个城市的景观建设起着怎样的作用?

郭骅:这个问题前面已经讲了。我的观点2005年的时候就说了,网上也有:不提倡。媒体就是媒体,建筑就是建筑。并且媒体建筑会形成一种光污染,这一定要规范好。但也不是说要把这种媒体建筑一网打尽,一个都没有,他不是大众性,普及性事物,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少量设置。只是在特定情况下,把它作为一种展示或告示性的一种语言载体。

笔者:璀璨的夜景让人们享受到了流光溢彩的灯光美,却也不经意间被其所引发的光污染所烦扰,眼下,光污染已成为全社会高度关注的环境热点之一。您认为形成光污染的原因是什么?如何防治光污染的问题?

郭骅:近几年比早几年的光污染要严重得多,特别是媒体建筑。光污染产生的根源是,LED光源出现以后,很多采用的是直接照明方式,用LED照明直射的方法来取代HID气体放电灯的泛光照明,因为LED表面的亮度是HID的N倍,这个就很容易产生光污染包括彩光的污染。现在光污染现象确实需要我们从规范上去控制,而这个规范又和我们的标准结合起来,同时也要把我们景观照明的设计结合起来,在设计的时候就要把它控制好,规范上要把它规范好。

笔者:您认为未来的城市照明是怎样的?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是什么?

郭骅:从我们国内的城市照明来说,特别是一些大的城市来说,应该还是要减少数量,减少简单的重复,充分发挥半导体光源的特点,利用大数据优势做到随需控制;从追求数量到追求质量的转变,从展示上到功能上的转变,还要提倡要有一种节约的理念,在重大活动的景观灯光设置中,一次投资重复使用;在管理方法上,从讲规划到抓规范的转变。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