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鼓励居民使用LED照明,现批准为湖南省工程建设推荐性地方标准

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之争,经历一个多月的演变,已经开始从内部资源争夺全面转入了司法诉讼层面。

图片 1

图片 2

9月11日,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在北京以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的名义召开了媒体通气会,声称已向香港和雷士照明注册地开曼群岛的法院,提起了对王冬雷及雷士照明非法决议无效的诉讼。同时,吴长江还指控王冬雷利用职权侵吞了德豪润达应该支付给吴长江的一亿多港元。9月10日,雷士照明也在北京召开了发布会,声称吴长江涉及1.73亿元违规抵押担保,控诉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罪或职务侵占罪等三宗罪。

11月12日,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公开征求《湖南省多功能灯杆应用技术标准(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相关单位、专家可于2019年12月3日前将具体的修改意见和建议发送邮件至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建筑节能与科技处。

目前,泰国用电量持续飙升,同时国内条件不允许开发新能源,为此相关电力部门号召居民节约用电,创造稳定的电力供给。

互控刑责争斗升级

意见稿中包含了哪些内容?

泰国能源部已制定一项管理该国电力供应的计划,全力支持清洁、可再生能源资源。这一举措有助于鼓励市民购买高效节能电器,同时,能源部明确表示支持使用LED照明产品代替普通灯泡。

在9月10日的发布会上,雷士照明律师代表称,吴长江在中国银行重庆大渡口支行通过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账户先后三次为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重庆雷立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进行违规担保。

该标准是由湖南省邮电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湖南省城乡建设行业协会照明分会和湖南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主编,现批准为湖南省工程建设推荐性地方标准,将于湖南省范围内实施。

图片来源:泰国国家新闻社

据吴长江与银行签订的《保证金质押合同》约定,雷士照明(中国)为上述三份借款合同中的借款及利息等主债权,提供金额共计人民币1.73亿元的保证金进行质押担保。这意味着一旦主债务人不能偿清贷款,雷士照明将面临多达1.73亿元损失,而上述两家被担保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吴长江本人。

标准中的主要技术内容包括:

能源部常任秘书长Areepong
Bhoocha-OOM表示,泰国总耗电量以平均每年3%的增幅不断增加,其中居民用电量最大,且每年增幅达4.3%。
Areepong表示,现在是时候让泰国民众意识到现状了,并鼓励居民使用LED照明。LED照明产品亮度与普通灯泡相同,但能节省50%以上的能源消耗。

雷士照明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谈鹰表示,上述抵押担保,无论公司董事会还是财务部门此前均不知情。这是吴长江在下属公司担任法人代表时签署的合同,但从公司内部来讲,董事会和财务部门都将拒绝执行。

1.总则;

与此同时,泰国电力局已经启动了几个电力减排项目,其中之一就是对4266盏路灯进行LED照明改造,每年可减少360万度用电量。同时,这项路灯改造项目能为泰国年省约1000万泰铢(折合人民币约190万元)的公共开支,年减二氧化碳(CO2)排放量达1860吨。

雷士照明的代理律师称,吴长江因此可能涉嫌挪用资金罪或职务侵占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违规披露或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三宗罪。谈鹰称雷士照明正就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

2.术语;

据估计,如果未来泰国全民使用LED照明,每年可减少3亿度用电量。

对此,吴长江在9月11日的媒体通气会上回应称,这是在误导公众。吴长江提供的材料称,香港无极照明有限公司在兴建雷士总部大厦项目中出现资金短缺,向雷士方面申请借资,但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没有借款给无极照明,而是向银行为其提供担保。同时,无极照明也以在建项目提供了反担保,该在建项目加上土地价值已超过10亿元人民币。这些贷款全部用于了雷士总部大厦,反映的是雷士照明的根本利益。

3.基本规定;

同时,吴长江提供的材料还称,在德豪润达购买吴长江所持雷士照明股权过程中,至今仍有1亿多港元未收到。据吴长江委派的律师核对,该款项早已从德豪润达账上支出,初步了解是被王冬雷鲸吞,一经查实将提出刑事控告。

4.立杆布设要求;

看来,吴长江和王冬雷为了夺取雷士照明的控制权,都不惜把对方往死里整。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5.杆体:杆体结构、杆体设备仓、杆体外观、标识与编码、杆体基础;

重庆总部再成焦点

6.挂载设备;

吴长江在对担保的回应中提到了雷士照明重庆总部大厦项目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正是近两次雷士照明内斗过程中一直纠缠不清的问题。

7.附属设施:综合机箱、供电、智能网关、管线、防雷与接地;

2011年,出于重庆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吴长江提出将雷士照明的总部搬到重庆,但被董事会否决。董事会当时只同意其在重庆成立销售公司,投资额度是2亿元。但重庆开出的条件是,必须投资10亿元,才能给予税收等诸多优惠政策。

8.施工与验收:一般规定、基础施工、杆体安装、设备安装、管线施工、工程验收。

吴长江曾经为自己辩解:政府说,你们买块地,建总部大楼也算投资。我不想违背董事会的规定,也想满足重庆的要求。如果整个事情说我有错,那就是错在我以为董事会不会再给8亿元了,就自行找了个第三方公司(即无极照明),投资8亿元在重庆建了总部大楼。

该标准的制定是为了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加快路灯行业转型升级,标准编制组按国家、行业标准,结合湖南省多功能灯杆应用实际情况,深入调查研究,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编制的。

2011年11月,定位为销售公司的重庆雷士实业有限公司成立。2012年,吴长江将重庆雷士实业有限公司更名为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并在春节后将营销、大项目部、品牌、市场、物流、采购等在内的部门共200多人搬到了重庆,开始了实质上的迁都行动。

而且,这些都是在瞒着董事会的情况下进行的。阎焱[微博]曾经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你回家时发现家不见了,这就像你家人在没跟你商量的情况下搬走了。

而曾被当作雷士照明重庆总部的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也并非归属雷士照明直接控制。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的股东为雷士照明的两家全资子公司:世通投资有限公司和香港雷士照明有限公司。而据雷士照明今年7月14日的公告,这两家公司此前均只有吴长江一名董事。

换句话说,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作为雷士照明的孙公司,此前一直处于吴长江的个人掌控之下。正是这种安排,导致了雷士照明董事会对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很难监管到位,以至于吴长江将仅具销售功能的重庆雷士实业变更为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并行使总部职权,雷士照明董事会亦不知情。

而在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主导建立惠州临时总部后,王冬雷方面也一再宣称所谓的迁都行为是为了绕开董事会的监管。

更多关联交易浮现

值得注意的是,雷士照明所指吴长江的违规担保对象是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重庆雷立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而吴长江的回应所指的担保对象却是香港无极照明有限公司,这3家公司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此前有媒体曾经查证,无极照明注册于2009年,股本7亿港元,吴长江之妻吴恋为董事。2010年10月,吴恋辞任董事,几经辗转,现已很难查清无极照明的所有人与吴长江之间的关系。

雷士照明重庆总部项目的土地资料显示,该地块所有者即为无极照明。据称,由于雷士总部项目地块并非以上市公司雷士照明的名义取得,香港证监会[微博]怀疑可能产生未披露的关联交易,曾发起调查。

重庆恩纬西注册于2009年,最初的两位自然人分别是刘翔和吴宪明。其中,刘翔曾任雷士照明户外事业部总经理,吴宪明则是吴长江的岳父。2011年10月,吴长江主持了恩纬西股权的重新分配,40%的股权归吴宪明,24%的股权归刘翔,20%的股权给了曾任雷士照明研发系统总经理,同时也是吴长江同学的王邵灵,法人代表也变更为王邵灵。

重庆雷立捷注册于2010年,工商资料显示其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磊。而据德豪润达9月10发布的风险提示公告,重庆雷立捷被称为吴长江的潜在关联方。

此外,雷士照明9月10日发布的公告中还提及,吴长江和他弟弟吴长勇可能与一家名为华龙盈科第三方公司串通损害惠州雷士(即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利益。

2013年,吴长江、吴长勇在其家乡重庆铜梁,投资10亿元创办华龙盈科LED照明生产基地,其众多亲属、亲信顺利进入华龙盈科管理层。王冬雷此前曾表示:吴长勇成立了一家叫华龙盈科的公司作为雷士的供应商。将产品加价37%卖给雷士,这简直就是偷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